长安娱乐-长安平台

USTR与过渡团队仍未交接 拜登对外贸易政策待揭幕

admin 金融资讯 2021-01-14 2 0

  作为制定和执行美国贸易政策的重要部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的交接工作却迟迟未能开展。距离美国新总统上任的典礼仅剩一周了,USTR代表莱特希泽在想什么?

  据外媒报道,有接近拜登过渡团队的消息人士表示,USTR方面仍在阻止其内部职员与拜登过渡团队会面,自2020年11月大选以来,双方的关系一直处于“冻结状态”,不过拜登过渡团队方面目前对这一僵局打算保持沉默,希望情况能在近期有所好转。

  目前,USTR手中尚未完结的案件包括针对越南汇率的调查及其木材问题的 “301调查”,并仍有可能推出惩罚性关税。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此前已经提名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首席贸易法律顾问戴琦(Katherine Tai)担任下一届USTR代表。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知情人士表示,戴琦行为低调,是一位务实派。如她能上任,则贸易政策波动性可能会减少,可预测性或许将增强。

  富而德律师事务所全球并购业务联席主管安伟斌(Robert Ashworth)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即表示:“关于保护主义的这种趋势的话,未来肯定还会延续下去,无论是买美国货、买中国货,还是买欧洲货,这种政策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会延续,即使拜登政府上台之后,整个大局的趋势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整个政策的可预测性确实会比以前要有所上升,至少像过去特朗普政府下不可预测性非常高的各种各样的行政令,对于中国科技公司包括支付公司的这种制裁,可能未来会逐渐减少甚至消失,整个市场的确定性会有所增加。”

  USTR仍在发挥余威

  USTR是由美国国会根据1962年的《贸易扩张法案》创建的,该机构为总统办公厅内的内阁级机构,USTR代表为大使级内阁官员,直接对总统和国会负责。

  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USTR就得到了总统行政令的授权,负责制定并管理美国全部贸易政策。

  同时,USTR还被指定为国家的首席谈判官员,并作为美国在主要国际贸易组织的代表。譬如美国驻世贸组织(WTO)的大使,就同时是USTR的副代表。

  此次在美国国务院已经同拜登过渡团队进行沟通的同时,莱特希泽所掌控的USTR仍拒绝同拜登过渡团队进行会面。在拜登胜选后,USTR仍在按照自己的时间轴进行案件调查并发布调查决定。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USTR最新的一条信息发布是在2021年1月7日,USTR宣布暂不执行此前对法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以和美国针对其他贸易伙伴数字服务税开展的“301调查”进行协调。去年USTR曾宣布拟于2021年1月6日对价值约13亿美元的法国输美商品加征25%的关税。

  此前一天,USTR则公布了对印度、意大利和土耳其数字服务税的“301调查”结果,称这三国的数字服务税“歧视”美国企业、不符合国际税收普遍原则,但未宣布关税惩罚措施。

  如前所述,目前USTR还在进行针对越南的两项调查。一项是关于越南汇率的调查。此前在2020年12月16日,美国财政部宣布把越南列为汇率操纵国。另一项则是关于越南的木材出口所展开的“301调查”。

  美国国内企业目前对于后者更为担忧,如果美方针对越南开出报复性关税,有可能进入关税清单的包括越南输美的科技、家具以及服装类产品。美国公司联盟组织日前表示,这些行业已经面临“美国政府所征收的最高关税”,征收新关税可能意味着“在美国销售的所有服装和鞋类中的一半以上以及所有配件中的四分之三以上都将受到打击。累计关税高达25%至50%。”

  专家:拜登或延续奥巴马政府的对外贸易路线

  第一财经记者询问多位同USTR有过接触的业内人士,均表示,在往年这种时刻,USTR已经开始了团队交接工作,这是一个正常的程序问题。但除非美国国会强硬表态,也没有什么因素可以强迫其进行交接。

  其中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不认为拜登团队在上任后就能立刻翻转美国的贸易政策,但是每一个政府的裁量自由度都是很大的。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的采访时也表示,譬如在关税的问题上拜登方面不会立刻取消,但是可以扩大或者说放松豁免(关税)的条件,同时,拜登方面可以放松行政程序,比如说降低要求豁免的条件。举例而言,可以表示,因为加了关税,(某产品)国内的价格提高了10%就可以给出豁免。

  “此外,还可以不要一家一家去审,可以一个行业一起审,这些在行政程序上都是可以操作的,也不需要国会批准,只需要把美国商务部审的程序调整一下就行,这本身就是一个自由裁量的领域,且这些事情不会引起太大的政治上的影响。”屠新泉表示。

  如前所述,目前戴琦已被提名成为下一任USTR代表。在她最近的一次讲话中,她表示,其团队将让贸易成为一股“良好的力量”。

  “贸易就像其他任何国内或国外政策一样,其本身并不是目的。”她表示, “贸易是为人们创造更多希望和机会的一种手段。”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永涛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民主党有民主党的哲学理念,从奥巴马甚至更早的克林顿政府都可以看出来,他们的政策(语境是关于贸易政策的)是一条线上的。”

  戴琦曾经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首席贸易法律顾问参与了《美墨加协定》谈判,并成功地赢得了来自于美国工商界、劳工界甚至环境界的尊重。不过目前美国参议院的共和党议员们对于她的此提名仍保持沉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会延续奥巴马政府当年的对外贸易路线。”

  “一方面,我认为他会强调坚持多边框架下的自由贸易,遵守国际贸易的规则,同时要推动经贸体制特别是国际规则的改革,特别是要加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纪律,比如说会采取约束产业政策产业补贴的动作。”王勇指出,“另一方面,在贸易摩擦上,应该会在加征关税方面,采取更加谨慎的措施。但同时,会注重帮助美国企业、产业打开主要贸易伙伴的市场。”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DF524)

发表评论

用户头像 游客
此处应有掌声~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

最新留言

QQ在线客服

客户服务

在线时间 上午:09:00-12:00 下午:13: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