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圆桌|企业在“碳”索:如何从市场角度实现节能减排

admin 13 0
“双碳”目标将如何重塑中国经济?企业如何应对较高成本的绿电?光伏目前的应用情况如何?氢能发展的瓶颈在哪?多晶硅价格的上涨会持续多久?海外国家可持续能源的开发进程到哪一步了?中国企业出海要如何应对?
11月23日,以“迈向碳中和”为主题的澎湃新闻2021科创领袖论坛在澎湃新闻北外滩世界会客厅演播室举办。实现碳中和目标,即国家要有政策,科学界提供创新的技术,更要有企业家提供市场,在以“企业在‘碳’索”为主题的圆桌讨论上,澎湃新闻宏观新闻部兼财经新闻总监李跃群与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以及万国数据高级副总裁梁艳,从市场角度聊了聊企业如何以实际行动实现节能减排。科创圆桌|企业在“碳”索:如何从市场角度实现节能减排-第1张图片-华兴娱乐-华兴平台

圆桌讨论企业在“碳”索,左起:澎湃新闻宏观新闻部兼财经新闻总监李跃群,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万国数据高级副总裁梁艳

澎湃新闻: 在中国提出了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以下简称“30-60”)的大框架下,普遍的声音认为这将重塑中国经济,具体到两位企业家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梁艳:以万国数据为代表的数据中心整个行业,其实是整个数字经济的底座,上面承载着成千上万代表所有数字经济的企业,例如美团或者是到阿里,最终这些服务器的算力会落在数据中心。数据中心有一个值叫做PUE(Power Usage Effectiveness,是评价数据中心能源效率的指标, 越接近1表明非IT设备耗能越少),如果我的PUE是1.2,其实整个1是服务器跟算力承载的能耗,数据中心通过智能支持服务器的算力应用只占另外的0.2。
所以在整个能源经济中,作为一个用能的消耗主体,数据中心需要在能效的管理跟整个能源利用上做到最优。工信部要求新建数据中心2023年做到PUE1.3以下,但早在2014年开始,我们整个数据中心的PUE已经到1.3以下,在没有自然冷却的情况下,主要利用人工智能、利用逻辑的优化以及专业人士的精细化管理去节能。
钱晶:双碳告诉我们一个亘古不变的定义,就是商业文明的使命是让地球更好,让人类持续。不夸张地说,自四大发明以后,中国的光伏是对这个地球,对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就以晶科能源为例,截止到去年年底,全球的装机总量是70GW,到去年底为止,全球在发电光伏累计的安装量是700GW,也就是说10片组件有一片来自晶科能源——中国的一家企业,这足以看到中国的光伏对这个地球的减碳,对这个地球和人类的未来起着多么重大的作用,我觉得非常自豪。
双碳目标提出以来,是一个大国的责任,也是一个大国的承诺,对于新能源企业和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和巨大的一个市场红利。根据双碳目标到2030年,风能光能发电最保守的估计是12亿千瓦,到那个时候跟火电基本上持平,2030年以后会超越火电作为主体,所以对于这个市场的潜力是巨大的。
对于这个行业以外的其他行业来说,最大的改变是用“光伏+”的思维来考虑未来。未来的所有企业,我指的是非能源企业,在经营、投资、管理等方面,会有光伏分布式的能源资产。光伏会成为不仅仅是节能减排的途径之一,可能是业务部分,或者投资组合的一部分。未来所有的企业在减排的同时,会把能源作为战略层面考虑。
李跃群:另外,梁总这边,你们作为用能方,也就是通过PUE的降低,减少碳排放,到目前为止,数据显示如何?
梁艳:以2020数据来看,华北能做到1.2以下,1.17这样子,我说的都是没有用液冷技术的数据。未来要用到1.1以下肯定要上到液冷的技术。在华南差不多,接近跟华东一样的数字,这样全年算下来,一年能够差不多节约的变量在2亿千瓦时,也就是2亿度,如果折合成碳排放,差不多是16万吨的碳排放的数量。
李跃群:冷却这方面,海外有些数据中心有新的尝试,比如把服务器放到海底,或者温度很低的北极圈附近,中国有把它放到溶洞,万国有哪些类似的尝试?
梁艳: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微软很早就有放到海底的尝试,还有Facebook在北极圈附近,数据完全不需要任何冷源,也就是说PUE只为算力提供,极限接近于1。你仔细观察,特种数据中心都是我们的甲方的试点,因为有些可能是离线业务,他们自己可以控制去创新。而作为国内最大的服务商,做这样的尝试还是要谨慎。
回到主题,碳中和新能源的解决方案有很多,但安全第一。很多新能源的技术介入,也是有一个研发期、试点期、测试期、成熟期,这个当中会有一些安全的替代,比如说对于锂电池、氢能,但如果没有很好的整体解决方案,也存在一定的风险。所以冷却方面,我们还没有自主去做这些探索,因为我们是一个运营商,我们承载的是安全服务承诺。
李跃群:说到绿电这块,前段时间看到了万国数据和中广核新能源是数据中心签署大规模绿电采购协议,万国做出这个决策是出于什么考虑?
梁艳:在几大发电集团里面,中广核是纯绿电,不像其他发电集团有一定的火电的比例,我们也是前期酝酿了很久,也是希望跟中广核能够在短期、中期、长期路径上,达成一个更大范畴的合作。
第一次20亿度的绿电应该是一个开始,万国马上会发ESG的报告,目标在2030年要做到碳中和,今年整个绿电比例已经超过30%,到2025年预计达到50%。未来我们的体量一定会增大,而中广核的速度跟上了追风的速度,通过和他们的合作能助力我们达到目标。
在整个的追风过程当中,采购不可少,虽然绿电有很多种,但技术的成熟需要时间的,我们要选择最安全的。比如说氢很多技术在汽车非常成熟,但是你要放到数据中心,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李跃群:梁总提到氢能,我们知道氢能也有被视为最有前景的完美能源,因为在发电过程中产生水。可以看到,包括晶科在内的光伏企业近两年加紧布局这个领域,目前进展如何?瓶颈在哪?
钱晶:氢能不是一个新概念,大家都知道氢能最大的应用场景,一个是工业应用,解决工业热源的问题;第二是交通应用。为什么近一两年氢能概念越来越被重视?首先因为制氢方式改变了。原来的制氢大部分是煤制氢和天然气制氢,也就是说用化石能源在制氢,解决了一个问题,但又制造了另外一个问题,而近两年的制氢概念是绿色制氢,也就是用可再生能源制氢、光伏制氢跟风电制氢。
光伏制氢跟风电制氢的概念也不是刚兴起的,很早大家就在探索,为什么没有商业化地大规模起来?还是因为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毕竟是一个商业行为,必须要有经济价值,也就是成本。现在的话,比如说我们现在在沙特,如果是1美分一度电,在沙特光伏完全有竞争力。在中国,像中石化领头也有在做,大家都在做布局光伏制氢,制氢如果在中国2毛钱一度电的光伏电来做电解水制氢的话,具备跟天然气或者跟煤制氢,加上CCUS(Carbon Capture,Utilization and Storage,碳捕获、利用与封存)的成本可以做持平。但是你2毛钱一度电,目前只能在西北地区,瓶颈在于怎么运出来。现在用的天然气管道,不太现实,因为不同的物理性能,比较可行的就是液氢,目前也在研究中低压的纯氢或者掺星的,但是现在来看储氢和运氢的成本,不管是转换成液星、甲烷这种,目的地再转换成氢,成本都会加上去。
还有一个瓶颈——应用端。像前面讲的,应用端没有起来,氢生产出来了也不知道用在哪里。像中长途的大巴,做电动车有很多企业,但做氢能车的比较少数,企业如果是大量地做,经常运输车辆的研发或者是生产,这个应用场景起来,我觉得对于氢能会有大发展。
李跃群:数据中心的运营中,电力成本占了40%到60%,因此数据中心对能源价格相对比较敏感,国内目前绿电比传统的贵一点,在相对的溢价情况下,使用绿电考虑了哪些因素?
梁艳:现在布局不是算经济账。我们和头部大客户谈订单时,对方就已经会看这个数据中心是不是绿电数据中心。绿证方面,随着政策逐步细化,相信绿证也会被通用。
溢价很难算,因为作为社会责任也好,“30-60”驱动也好,我们希望整个数据中心的上下游产业链,从客户到新能源的提供服务商,大家都能够认同这个绿色的数据中心的价值。商业环境来说,一定程度,我们是作为运营商用绿电会牺牲一定利润,但是这件事情肯定是往前走,没有其他的选择。
李跃群:数据中心对于电力的成本相对敏感一些,像晶科光伏跟中下游的产业链,对多晶硅价格会比较敏感,尤其在“30-60”大目标下,我们看到市场上对多晶硅需求一下变得很大,但是上游的多晶硅料价格上涨又是比较剧烈的。钱总,我们怎么去应对涨价问题?
钱晶:多晶硅在2019年底或者三四季度是60块一公斤,双碳目标下,现在已经是250、260,涨了几倍。传导到下游的组件的话,从1.3元/瓦,现在大概到2.1/千瓦。上下游涨价幅度不一致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个产业链比较长,不同的企业,不是完整的垂直。双碳目标的刺激下,下游产线更新很快,但上游没那么快释放,有一个时间差,所以我们预计应该到明年的三四季度,它的产能会有一个(价格的)匹配,这个不用担心。
从长远来讲,经过这一波供应链的大振动,大家知道更关注不仅仅是自己产能的扩张或者缩小,而是说整个产业链上游是什么情况,更多的企业会往上游看,上游产能的情况再决定下游的速度,这样比较匹配,所以长期来看,价格不是太大的问题。
李跃群:另外,在碳中和整线的推进过程中,光伏建筑一体化比较火,就是BIPV,BIPV不是一个特别新的概念,目前大家在推进的BIPV跟以前的BIPV有什么区别?
钱晶:BIPV这个概念非常火,从资本市场可以看到端倪,为什么那么火?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新能源整线推进助推BIPV的。目前光伏技术不是问题,成本不是问题,但是它还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未来的安装面积会越来越少。另外是技术层面,效率需要提高。几年前BIPV效率是15%,晶科现在的BIPV产品是20%。
第二个,现在BIPV用了新材料,重量减轻了,光吸收率增强了。原来的BIPV基本上是薄膜的一种技术,像一块屏幕,在建筑施工上是大问题。现在的BIPV多数采用晶硅,重量减轻了,例如我们在迪拜的总部大楼一个5兆瓦的BIPV幕墙,整个建筑是帆船的波浪形,所有的面积都是BIPV组件。原来的BIPV只能在朝南面利用,现在因为晶硅的材料特性,反射光的吸收率强,所以几乎所有的面都可以用。
李跃群:前面听钱总提到很多项目,你们在海外的订单比较多,中国提了“30-60”,但是全球比如说发达国家有自己的进度,对可再生能源有自己的需求,重点会在哪里?重点往后会怎么开拓?
钱晶:中国的业务在同行里走得比较前面,在170个国家都有产品销售。以前我们会说欧美市场比较好,澳大利亚、日本成熟市场,现在发觉印度市场崛起,东南亚仅一个越南市场,去年的排名在全球安装率排到了第六、第七。我们国家煤电便宜,但在一些缺电或者电力设施不行的国家,分布式光伏更有优势,所以目前新兴市场潜力更大,比如拉美、东南亚、非洲,还有中亚、西亚,这些有广袤的土地,便宜土地的资源都是非常好的。
李跃群:在数据中心这块,万国前一段时间在东南亚印尼拿下比较大的项目,同样是新基建,万国在海外比较看重哪一块市场?
梁艳:我们也是跟着客户出海。新加坡是网络结点的汇聚点,但寸土寸金,所以自然而然向外部延展。我们公布的数据中心跟新加坡非常近,整个地理位置 是新加坡plus的概念,目前整个公司比较看好东南亚市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标签: 中国 日本 汽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